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香蕉文库网 > 散文 > 经典散文 > 苍河白日梦

苍河白日梦

时间:2019-07-03 来源:经典散文 点击:

【www.xjwk.net--经典散文】

 苍河白日梦


基本信息·出版社:作家出版社
·页码:295 页
·出版日期:2009年01月
·ISBN:7506343932/9787506343930
·条形码:9787506343930
·版本:第1版
·装帧:平装
·开本:16
·正文语种:中文

内容简介 《苍河白日梦》讲述的是清末民初,江南小镇,曹家深宅大院内演绎着一段鲜为人知的往事:老爷曹如器的小屋里架着一口锅。这口锅一烧几十年,无奇不煮,从水蝎、牛蜂、老鼠崽到儿媳的胎盘,曹老爷无怪不吃,遍尝人生。“耳朵”鞍前马后地伺候着曹如器。大少爷曹光满把持着家中大权,一妻一妾生了七个女儿,终无传宗接代之子,令其疯狂。二少爷曹光汉从西洋留学归来,极不情愿地遵从父母之命,娶了世钡之家大小姐郑玉楠为妻。他身为人夫,却摆脱不了深重的恋母情结,以至无法行夫妻之亨,让他唯一感到振奋的是和从瑞典请来的机械师路卡斯共同创办“火柴公社”,受过新学教育的少奶奶郑玉楠在内心极度苦闷之下,与路卡斯产生恋情并怀孕。而历经无数挫折终于生产出了中国人自己的火柴的曹光汉,最后却离家出走,参加了革命党的爆炸行动。少奶奶在家生下蓝眼睛的孩子,被曹府看管起来,大少爷命人秘密杀死路卡斯和孩子;最终少奶奶被赶出曹府后投江身亡,用青春和生命捍卫了自由、爱情和人的尊严……
作者简介 刘恒,本名刘冠军。1954年生,北京人。北京作家协会驻会作家,北京作家协会主席,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全国政协委员,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1977年开始发表小说,许多作品被翻译成英、法、日、韩、俄等多种文字在海外出版。其中长篇小说《黑的雪》、《苍河白日梦》被美国大西洋出版社翻译出版。1988年开始撰写影视剧本,在多部影视剧中出任编剧,与数位著名导演合作。部分小说作品及电影电视剧作品获得国内及国际的重要奖项,在业内具有广泛影响。
刘恒电影编剧作品
《本命年》,获第40届西柏林国际电影节“银熊奖”。
《菊豆》,获美国第63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提名。
《四十不惑》,获瑞士诺加诺第45届国际电影节“最佳国际影评奖”。
《秋菊打官司》,获意大利第49届威尼斯国际电影“金狮奖”。
《画魂》
《红玫瑰、白玫瑰》
《西楚霸王》
《野草根》,获台湾新闻局“优良剧本奖”(因故停拍)。
《漂亮妈妈》
《美丽的家》
《张思德》,获第25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编剧奖”,第11届中国电影“华表奖之最佳故事片奖”及“五个一工程奖之特别奖”。
《云水谣》,获第12届中国电影“华表奖最佳编剧奖”,第12届中国电影“华表奖之最佳故事片奖”及“五个一工程奖之特别奖”。
《集结号》,获2008年第15届大学生电影节“最佳影片奖”。电规剧编剧作品
《大路朝天》、《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少年天子·顺治篇》
小说作品
长篇小说《黑的雪》、《逍遥颂》、《苍河白日梦》、
《刘恒自选集》(1——5卷)
短篇小说集《拳圣》、《小石磨》
剧本集《少年天子·顺治篇》
1994年Black Snow Grove Press,New York
2001年Green River Daydreams Grove Press,New York
编辑推荐 根据《苍河白日梦》改编的电视连续剧由张黎导演,更名为《中国往事》。作者云:说起来话长了,我从头给你讲。人是怪东西,眼皮子前边的事记不住,脚后跟跺烂的事倒一件也忘不了。人都是怪东西!
序言 清末民初,江南小镇,曹家深宅大院内演绎着一段鲜为人知的往事:老爷曹如器的小屋里架着一口锅。这口锅一烧几十年,无奇不煮,从水蝎、牛蜂、老鼠崽到儿媳胎盘,曹老爷无怪不吃,遍尝人生。 “耳朵”鞍前马后地伺候着曹如器。大少爷曹光满把持着家中大权,一妻一妾生了七个女儿,终无传宗接代之子,令其疯狂。二少爷曹光汉从西洋留学归来,极不情愿地遵从父母之命,娶了世仇之家大小姐郑玉楠为妻。他身为人夫,却摆脱不了深重的恋母情结,以至无法行夫妻之事,让他唯一感到振奋的是和从瑞典请来的机械师路卡斯共同创办“火柴公社”,受过新学教育的少奶奶郑玉楠在内心极度苦闷之下,与路卡斯产生恋情并怀孕。而历经无数挫折终于生产出了中国人自己的火柴的曹光汉,最后却离家出走,参加了革命党的爆炸行动。少奶奶在家生下蓝眼睛的孩子,被曹府看管起来,大少爷命人秘密杀死路卡斯和孩子;最终少奶奶被赶出曹府后投江身亡,用青春和生命捍卫了自由、爱情和尊严……
根据本书改编的电视连续剧由张黎导演,更名为《中国往事》。
文摘 现在想想,这种孤芳自赏实在是毫无道理。整个盆地里只有两种人,一种是曹家的老少,一种是曹家的佃户。榆镇是天堂也是曹家的天堂,跟我们这些做奴才的有什么相干呢?!我算个什么东西?我把自己当个人儿,到头来不过是曹家府里一条饿不着的狗罢了。
那时候,不瞒你说,只要能在曹府里做事,做狗我也乐意。不为别的,就为曹老爷待我太仁义了。我没有父亲,也没有母亲。我三岁给曹家喂鸡,五岁给曹家养猪,九岁给曹家放马。别人十六岁了是苦力,在曹家的屠场、纸场、扇场里做活,我十四岁就做了曹老爷贴身的跟班,穿好的、吃好的、用好的。我还图什么呢?我从跟曹家的家禽打交道的时候开始就不把自己当外人了,那么多年混过来,我觉着我差不多就是曹老爷的一个儿子。他老人家怎么看我我不管,我有我自己的主意就是了。偷偷地给一个老地主做儿子,这叫什么事?
你说得很对,这是悲剧。
我在码头上认出二少爷,为什么要哭,为什么拼命磕头,秘密就在这里。他愁眉苦脸的样子,让我心疼,也让我觉着亲近。那天我在人群里为他开道,求他把一只手搭在我肩膀上。他想了想终于这么做了,我很满意,我成了他手里的拐棍儿,可以硬邦邦地拨拉那些挡道的饥民了。他们不断哀求:亲爹!您救命!我真想踢他们。实在没的吃了,吃腿上的肉么!这么低三下四的,哪配活在世上。二少爷的脸色很悲怆,不知道怜他们呢,还是怨他们,他穿过人群的样子像逃跑。
他说:这里也弄成这个样子了!
我说:去年涝,今年又旱了。
他说:榆镇的米仓怎么样?
我说:满着呢!
他说:为什么不多赈一些呢?
我说:赈了不少了。县城有咱们家开的粥棚,逢五逢十生火,大少爷哪个月也得跑两趟。
他说:为什么不天天生火?
他气冲冲的样子把我闹傻了。
他又说:人是逢五逢十才吃饭的么?!
我说:朝廷都没有办法了,靠咱们张罗有什么用。把米赈光了,咱们吃什么?
他说:要吃大家一块儿吃。
二少爷还是过去那个莫名其妙的人,我想我得留心。上路以后,我求他让我背他上山,他不肯,我又求了一次,他还是不肯,只答应把胳膊搭在我肩膀上。我怕他胳膊抬高了累着,故意弯膝弓背让身子矮下去。我的脸离地面那么近,两只手一伸就能爬着走路了。
洋人一直跟在旁边。我和少爷说话的时候,他就听着,看我们俩的嘴。我们不说话的时候,他就吹口哨。他吹得很响,像一根笛子。二少爷心情不好,不怎么跟他说话,说个一句半句也是叽里咕噜,他听了以后使劲点头
……

本文来源:http://www.xjwk.net/sanwen/275058.html

扩展阅读文章

推荐阅读文章

经典散文推荐文章

香蕉文库网 http://www.xjwk.net

Copyright © 2002-2018 . 香蕉文库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1501390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