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香蕉文库网 > 散文 > 经典散文 > [梦想加]梦想家彼得

[梦想加]梦想家彼得

时间:2019-07-03 来源:经典散文 点击:

【www.xjwk.net--经典散文】

 梦想家彼得


基本信息·出版社:南京大学出版社
·页码:241 页
·出版日期:2009年05月
·ISBN:9787305056963
·条形码:9787305056963
·版本:第1版
·装帧:平装
·开本:32
·正文语种:中文
·丛书名:精典文库

内容简介 《梦想家彼得》是麦克尤恩写给孩子的一《梦想家彼得》,讲的是一个十岁的小男孩彼得所做的白日梦。在英美两国,《梦想家彼得》都是以带插图的童书形式出版,而在许多别的国家,是以较为严肃的供成年人阅读的形式出版。
作者简介 伊恩·麦克尤恩(Ian McEwan),本科毕业于布莱顿萨塞克斯大学,于东安吉利大学取得硕士学位。从一九七四年开始,麦克尤恩在伦敦定居,次年发表的第一部中短篇集就获得了毛姆文学奖。此后他的创作生涯便与各类奖项的入围名单互相交织,其中《阿姆斯特丹》获布克奖,《时间中的孩子》获惠特布莱德奖,《赎罪》获全美书评人大奖。近年来,随着麦克尤恩在主流文学圈获得越来越高的评价,在图书市场上也创造着越来越可观的销售记录,他的名字,已经成为当今英语文坛“奇迹”的同义词。《梦想家彼得》(The Daydreamer)是他写给孩子的一本书,同时在不少国家也被当作成人书出版。
译者:
孙仲旭,1973年生,1993年毕业于郑州大学外文系,现供职于广州某航运公司,业余从事文学翻译,已出版译作《一九八四·动物农场》、《门萨的娼妓》、《作家看人》、《有人喜欢冷冰冰》、《麦田里的守望者》、《从街角数起的第二棵树》等十五种。
编辑推荐 正如作者本人在序言中所说,我们之所以喜欢儿童书,是因为我们的孩子读这些书时的快乐,这跟文学关系少一点,而跟爱关系多一点。麦克尤恩在写作和为他的孩子大声朗读《梦想家彼得》时,他开始觉得忘了伟大的儿童文学传统,为成年人写本关于儿童的书,用的是儿童也能理解的语言,这样也许更好。他希望它的主题——想象力本身——对那些拿起一本书的人来说,都有所参与。
序言 《梦想家彼得》的每一章写完后,我都会大声读给我的孩子们听,这样做说起来很简单:他们听到了我们所称的“彼得故事”的最新一段,我则得到一些编辑方面的有用评论。反过来,这种愉快的、几乎是仪式般的交流也影响了写作本身,也就是我变得比通常更注意大人讲述每个句子的声音,这个大人并不是或者并不简单地说就是我。我独自在书房里,代表这个想象出来的大入向一个想象出来的孩子(不一定就是我的,或者说,不仅仅是我的哪个孩子)大声朗读。听和讲,我在这两方面都想取悦他们。
我以前觉得我本能地了解儿童的需要:最重要的,是得有个好故事,一个能让人产生共鸣的主人公,有坏蛋可以,但并非始终都有,因为写坏蛋太简单化了;开头明晰,中间有曲折,结尾叫人满意,但并不是每次都皆大欢喜。我们都喜欢睡前故事这个概念一一嘴里刚刚带上薄荷味的气息,充满信任的大眼睛,给干净被褥加温的热水瓶,静静的彩虹——谁不愿意在自己的墓碑上刻下这样一幕?但是成年人真的喜欢儿童文学吗?我一直认为这种热情有点过于渲染了,甚至是太急切了。‘‘《燕子和鹦鹉》?比阿特丽克斯·波特①?这些书棒极了!’’我们真的这样想吗?真的仍然喜欢读,还是我们在为失去的、几乎忘掉了的自己说话,并为了那个自己而留着这些话?上一次你独自缩着身子拿了本《瑞士人罗宾逊一家》看,究竟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我们之所以喜欢儿童书,是因为我们的孩子读这些书时的快乐,这跟文学关系少一点,而跟爱关系多一点。在写作和大声朗读《梦想家彼得》的初期,我开始觉得这样做也许更好:忘了我们伟大的儿童文学传统,为成年人写本关于儿童的书,用的是儿童也能理解的语言。在有了海明威和卡尔维诺的世纪,简单的文字未必会让深层次的读者望而却步。
文摘 插图:


第一章 玩具娃娃
从记事起,彼得就跟妹妹共用一个房间,多数时候他无所谓,凯特还行,会让他笑。还有一些晚上,彼得从噩梦中醒来,挺高兴房间里另外还有一个人,即便那是他七岁的妹妹,在跑进彼得的梦中追赶他的红皮肤、身上有黏液的动物面前,一点都不顶事。他醒来时,那些怪物就溜到窗帘后面,或者钻进衣橱。因为凯特在房问里,让他在下床并全速冲过楼梯平台时,就是有那么一点点容易了。
可是也有些时候,他的确不乐意跟人共用一个房间,凯特也是。有过一些漫长的下午,他们互相惹得不高兴。小吵变成人吵,人吵变成打架,真的是拳头打、指甲抓、扯头发那样打架。冈为彼得大三岁,大打出手时,他估计自己会打赢。从某种意义上说,他确实能打赢,他可以一直拿得准先哭的会是凯特。
但是那真的能称得上打赢吗?凯特会憋住气用力,让她的脸变成熟透的李子那种颜色。然后,她只用跑下楼给妈妈看“彼得干的好事”。要么她可能躺在地上,喉咙咯咯作响,让彼得以为她快死了,他就得跑下楼叫妈妈。凯特也会尖叫,有一次,她正大肆制造噪音时,有辆经过这幢房子的小汽车停了下来,一个忧心忡忡的人下了车,抬头盯着睡房的窗户看。彼得当时正好往外看,那人跑过院子重重地敲门,他很肯定里面正在发生可怕的事。的确是,彼得借了凯特的什么东西,她想要回去。马上!
这种时候,惹上麻烦的会是彼得,最后占上风的还是凯特,彼得是这样看的。他生凯特气时,揍她之前就得仔细想好。经常,他们划一条想象的线,从门开始,把他们的睡房一分两半,这样他们就相安无事。凯特在那边,彼得在这边。这一边,是彼得的绘图桌,他的一个软体玩具~只弯脖子的长颈鹿,化学、电动和印字的用具——这些从来没有盒盖上保证的那样好玩,还有铁皮箱,他的秘密全藏在里面,凯特总是想把它打开。   那边是凯特的绘图桌,她的望远镜、显微镜和磁铁用具——那些的确跟盖子上的图片保证的一样好玩,在她那一半房间里,别的地方全是玩具娃娃,它们一溜坐在窗台上,腿随随便便吊在那儿,它们悬悬乎乎地搁在她的衣柜上,躺卧在衣柜镜子上方,坐在一辆玩具婴儿车上,挤得像坐地铁上下班的人,受宠的那些跟她的床挨得近一点。它们颜色各种各样,从锃亮的黑鞋油颜色到煞白,不过大多数都是鲜艳的粉红色。有些没穿没戴的,有些只穿戴一件:一只袜子,一件T恤衫,或者一顶无边帽。有几个打扮得齐齐整整,穿着有
……

本文来源:http://www.xjwk.net/sanwen/275008.html

扩展阅读文章

推荐阅读文章

推荐内容

经典散文推荐文章

香蕉文库网 http://www.xjwk.net

Copyright © 2002-2018 . 香蕉文库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1501390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