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香蕉文库网 > 励志 > 励志故事 > 【燃烧】燃犀奇谈·雪之下

【燃烧】燃犀奇谈·雪之下

时间:2019-06-14 来源:励志故事 点击:

【www.xjwk.net--励志故事】

 燃犀奇谈·雪之下


基本信息·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
·页码:229 页
·出版日期:2009年07月
·ISBN:7208086400/9787208086401
·条形码:9787208086401
·版本:第1版
·装帧:平装
·开本:16
·正文语种:中文

内容简介 一个英俊潇洒、白衣飘飘的年轻男子,情意款款,舍身救人,深深俘获了同样年轻漂亮的女子火翼的心,但他同时却又是一个罗刹,一个吃人精魂的妖怪。世仇和爱情的纠葛,人性和魔心的较量……我们每一个人的内心,又何尝没有魔鬼的那一面呢?《燃犀奇谈·雪之下》以玄幻的构思、华美的意象、瑰丽的文字和奇特的想象向我们展示一幅幅浸润在江南画面中的淡美却依然有些惊悚的故事,内里传递的还是爱这个主题。当食人如麻的姑获鸟为保护儿子不顾一切而显示出巨大母爱的那一面时,当雪之下为火翼的安危挺身而出甚至不惜粉碎自己时,当火翼明知道雪之下与牡丹是同一个人而仍然愿意为其救赎时,超越故事之上的“爱”便感动了我们。
作者简介 邵晓舟笔名:迦楼罗火翼,抬头看见窗前摇曳着不一样的青葱绿影,才惊觉庭中那株银杏树竟已亭亭如盖一一屈指算来,距离《燃犀奇谈》第一集《火焰丝》的出版,已过了三年。香川古城会否物是人非,燃犀之子是否别来无恙?这静静流逝的一千个日夜里,有多少东西在萌生幻化,又多少东西消失无迹,谁都难以穷究。但渐渐沉淀下来的感动和成长,爱与共鸣,都将在轻柔的雪花之下,留下永不磨灭的痕迹。迦楼罗火翼
迦楼罗,印度神话中的金翅鸟,能以火焰之翼劈开生死大爱的海水。但迦楼罗火翼却沉迷于一切或灿烂或幽暗的美好事物,曾出版过《燃犀奇谈·火焰丝》《葬月歌》等多篇小说及漫画作品,愿得梦中彩笔,写寄暮雨朝万。
施洁颖笔名:少华,临冬的时候收到了火翼的《雪之下》文稿,一如既往的幽然缠绵。
这一册的故事从少年们情窦渐萌的初夏开始,纠缠至乍暖还寒的春日隐没,其中的故事辗转反侧于香川城数百年的历史风尘之中,细细读来,火翼亲切而又温暖的文字让原本幽深荒寥的古城往事伴随着冬日暖阳而变得明澈起来。
我的插画仍旧如同第一册时那样纠结许久,其中也遭遇了很多物是人非,在编辑的催促之下颇有些匆匆收尾的意味,心内惶恐对不起前一册的精致,但真的重拾起前一册的插画与新稿对比观照,却在新稿中审视出前册所不及的意境生动与人情世故。
少华,庚申人士,喜清静,好恬淡,常常自省却无功而返。华服美食环佩叮当美人美景俱是吾的最爱,自叹深陷十丈红尘俗世无法自拔,自得其乐。
编辑推荐 《燃犀奇谈·雪之下》向我们讲述了:如果不留意的话,三百六十五天很平凡轻易的就过去了。然而一年之中,总有那么几天是不一样的,在这样的日子里,界限会被打破,禁忌会被解除,彼岸的奇迹将如不可触摸的海潮,温柔无声地泛滥到现世中来……那时候的我们,只看得见满城光之繁花,以及灯火通明处的人类。就算拥有看得见真相的眼睛,也始终无法看透未来……
目录
序章 七桅灯
第一章 夜光杯
第二章 春眠之庭
第三章 石榴馆
第四章 青指甲
第五章 曼珠沙华的黄昏
第六章 虚舟
第七章 春之獠牙
《燃犀奇谈》篇外解 人物
《燃犀奇谈》名物闲谈
……
文摘 “你其实是眼红吧!”我连忙把手袋藏到背后,得意洋洋地炫耀道, “就算给你,一个男孩子拎了也不好看呐!”
冰鳍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他再也不说一句话,只是狠狠地白了我一眼,转身径自回房砰地关上大门,任我怎么敲门,怎么说尽好话也不打开。真是“六别兽”脾气,男人家还这么小心眼!
这下我也来火了,没了他同行,我一个人还不能走桥了吗?不管怎么说,我今天一定要走百病,逛灯市,风风光光地眺望到七桅灯,然后回来好好怄冰鳍才解气!
于是天刚擦黑,我便提着荷花莲藕琉璃灯匆匆跑出门去。
问道河离我家最近,转过几个拐角就到了。在水网密布的香川城中,这条水道因为地处小巷深处,因此不像其他河川那么热闹,但沿堤栽种的柳树上也都已张起绳幔,悬挂好串串彩灯,朦胧的灯映照出熙熙攘攘、提灯而行的游人,相比而言我一个人孤零零的,实在是有点冷清。
摇摇头驱散雾霭般涌起的孤单感,我沿着河岸疾走几步。远方街衢的灯光映透了天幕,夜空呈现出一种瑰奇却又诡异的烟紫色,映衬得隆冬枯木远望如凝固的团团浓烟。就在前方,走三桥的第一站四鲤桥如同从黯黑衣袖中伸出的温柔手臂,稳稳当当地搂住高峻石堤下狭窄的河面。我抬起灯盏照亮石阶,刚刚踏步上去,却见桥那头和缓扬起的鲤鱼尾阴影下,蜷缩着一团还在瑟瑟发抖的黑影……
冷不防看见有人蹲在前面,我一时倒吓了一跳,不过微寒的夜风传来对方的喃喃细语,依稀听出是女性低婉的声音,却不知道她絮絮叨叨在说什/厶,或者根本就是喝多了在讲胡话也说不定……
一个女人醉到这种程度还真不成样子,而且天寒地冻的,她这样坐在冰凉的石板地上,铁定会冻出毛病来的。我连忙走过去,俯身轻轻推了推那女子的肩膀: “喂……你没事吧?可不能坐在地上,我扶你起来到前边的椅子上歇会儿吧?”

本文来源:http://www.xjwk.net/lizhi/274576.html

扩展阅读文章

推荐阅读文章

香蕉文库网 http://www.xjwk.net

Copyright © 2002-2018 . 香蕉文库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1501390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