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香蕉文库网 > 手抄/黑板报 > 黑板报图片 > 千与千寻白龙图片10篇

千与千寻白龙图片10篇

时间:2018-11-14 来源:黑板报图片 点击:

【www.xjwk.net--黑板报图片】

千与千寻白龙图片篇一:千与千寻—白龙和千寻的女儿(二)_1500字

  正在这时,电梯到底了。小铃和一群女侍事正从那儿走过。
  “小千,怎么样了——这孩子是谁?”小铃疑惑地看着千圣。
  千寻和白龙不自然地膘了对方一眼,红着脸地下头。
  “小铃姨!”千圣笑着叫着跑出电梯。
  小铃莫名其妙地蹲下身接受了一个拥抱。
  “我是千圣呀,我回来找爸爸妈妈玩。”
  “她是汤婆婆用魔法从未来带来的,我和千寻的女儿。”白龙终于开口解释。
  “什么!“大家一片哗然,”她是——白先生和小千的——“
  “你们俩——竟然背着我走到一起,太过分了。”小铃严厉地盯着白龙和千寻,“不过,她太可爱了!”小铃突然转为笑脸,把千圣猛地搂在怀里,松开手,仔细地端详着她:
  “真的,和你爸爸长得好像。”
  “是啊,长得好像白先生。”
  “太像了,完全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女侍事们七嘴八舌地说。
  “对了,让锅炉爷爷看看她吧!他一定很高兴。”小铃笑着说。
  “锅炉爷爷在吗!我想去找他玩!”
  “不行。”千寻走过去拉住千圣,借口推托,“锅炉爷爷现在很忙,还是不要去打扰他了。”
  “好孩子,听妈妈的话,以后再去。”白龙也应和道。“妈妈“这两个字,又让千寻感到两颊发烫,颈下不由地一阵抽噎。
  千圣显然不高兴了,眼泪在她绿盈盈的眼睛里转悠:
  “坏爸爸,妈妈说什么都要我听,我不跟你玩了!”说完,她转身就跑。父役,兄役和几个蛙男正走过来,不经意地给她让出路。
  “千圣,回来!”千寻和白龙忙追过去。
  小铃和女侍事们哈哈大笑起来。
  千圣没跑多远就被白龙抓住了:“再这样乱跑,小心被食肉老伯捉去吃了。”
  千圣抿着嘴,很委屈的样子。
  “好了好了,再过一会儿又要忙了,我们先去吃饭吧,把千圣也带去,“小铃笑着走过去,抚摸着千圣的脑袋,”看她这个样子,好像饿了。“
  千寻叹了口气,白龙把千圣紧紧抱在怀里,生怕她趁机又溜走。
  “千圣,才吃这么点儿东西怎么行?快回来,再吃几口。”千寻追女儿满屋子跑,“听话,把胡萝卜吃了,不然长不大。”
  “我不要,爸爸就不用吃饭,为什么你偏要我吃?”
  “傻瓜,你又不是神!”
  “谁说……我不是——”千圣突然不往前跑了,千寻走过去抓住她,却发现她眼圈红了,要哭出来的样子。
  正在这时,白龙走了进来,看到了女儿的欲哭的表情
  “发生什么事了?”
  千圣抬起头,两双绿色眼睛的目光交织到一起,白龙捕捉到一丝神特有的灵光,可突然又消失了,千圣载也忍不住,泪水夺眶而出。
  千寻还没悟出侍怎么一回事,千圣已经扑到她父亲怀里了。
  “爸爸,妈妈说我……唔,唔,唔……”千圣越哭越伤心,千寻真不知如何是好。
  “我说小千,你就别逼她吃了。小孩子有时就是没胃口,以后会好的。”一个女侍事说。
  “对呀,你自己不也很挑食吗?”小铃说,“千圣这一点可是很像她妈妈。”
  千寻看了小铃一眼,但又不知道用什么反驳。
  “只是开个玩笑,不过我猜千圣是困了,我听说小孩子都睡得很早,你最好快带她去睡觉。今晚的工作我替你做吧,快去。”
  “谢谢你,小铃。”
  “千圣还是睡我那儿吧,我的屋子比较宽敞。”白龙说。
  “这你就不懂了,女孩子晚上醒起来看见四周黑黢黢的会吓得哭起来的。要是吵到汤婆婆,那不就死定了。”千寻坚持要女儿和自己睡在一起,白龙也没办法,只好同意了。但他仿佛在担心什么,她配着千寻和千圣来到寝室,等着她们都睡下后才离开。
  千寻用一只胳膊搂住千圣,纸门映着幽蓝的夜空,偶尔传来电车驶过铁轨的空旷声音。千圣很快进入了梦乡。
  如此寂静的气氛,亲情与美烘云托月地静静浮在空气中。
  千寻默默地望着身边这个自己未来的女儿,焦虑已跑到了九霄云外,留下的只有恬美。
  千圣熟睡的神态,也完全是活脱脱的白龙。千寻的心里涌上暖流,轻轻地将脸贴在女儿的面颊上,
  她感觉得出这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也许,远胜过自己的身体,她身上的另一部分则气息属于自己爱着的人——白龙。
  千寻的身上仿佛散发出柔柔的光芒,包裹着,呵护着小小的千圣。这一定是神奇的母爱。
    六年级:雪玫瑰

千与千寻白龙图片篇二:千与千寻2——白龙和千寻的女儿(五)_2000字

  这是我见过最怪异的儿童照管处了,没有可爱的小滑梯,海洋球池。来汤屋洗澡的神明们都把孩子寄管在这里。不用多说你也知道,那些个所谓的“孩子”大多怪模怪样,有的头上顶着饭碗,身上挂着刀叉,要么就是长着三只眼睛,或者一只大耳朵,还有鸭兽,狐狸的孩子。
  千圣好不自在。刚开始,不知为什么,大家都看着她,后来七嘴八舌地议论开了。
  “是人类,你闻到没有,好臭!”
  “是啊,我们离远点儿。”
  千圣听见,生气地说:“你们胡说,我不是人类,我是——”
  她突然停住了,她想起妈妈常常叮嘱的“如果告诉小朋友你会变成龙的话,他们一定不会和你玩的。”
  她低下头,默不作声地站着。
  一个狸猫变的女孩子好奇地说:“你不是人类,那是什么?”
  “我……”
  “奶奶说撒谎不是好孩子——她身上明明有人类的味道。”
  “人类好臭,我们不跟人类玩。”
  千圣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讽刺。平时,不管是爸爸妈妈,还是外公外婆,都很疼爱她。邻居的孩子,幼稚园里的小伙伴,也都喜欢漂亮的她。可这里……
  千圣再也忍不住了,愤怒让她控制不住自己,不知不觉变成了龙。
  大家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白色的小龙已扑向那群嘲笑她的孩子,顿时儿童照管处孩子们四处逃窜,叫声不断。可作为神明的子女,这已经是看惯了的,看着小龙跌跌撞撞的样子,大伙儿又笑开了:
  “哈哈,笨龙!”
  “呵呵,一只长毛的蛇妖!”
  混乱的场面持续了没多久,管理人就来,千圣变回了原形。她被关进了小围栏里。孩子们想看动物园的动物一样,在外面做鬼脸,挑逗她。
  千圣好想哭,可爸爸妈妈不在身边。她绝不向这些陌生的孩子示弱,挨到傍晚晚,千寻才来接她。而在离开那儿之前,她也没让他们看见她掉一滴眼泪。
  晚上,千寻为她盖好被子,小千圣才把她的委屈向妈妈倾诉。
  “妈妈,我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我总和和大家不一样?”
  千寻突然有种负罪感。
  “爸爸表演魔术时,在舞台上变成龙,大家都拍手叫好。小朋友们说爸爸好厉害,我也好想表演给他们看。可妈妈你为什么从来不让?”
  千圣哭了。
  千寻除了将她紧紧搂在怀里,不知道还能做什么。也许就算未来的自己也不能回答她的疑问。
  “我听话,我什么也没做,这里的野孩子却逼我变成龙,还笑我。”
  千寻无言以对,晶莹的泪珠落在千圣的棕色头发上。
  “妈妈呀,我不想这样!”
  这一夜,凉风越过窗户,泼洒出让千寻难过的细小声音。
  美丽错误的结晶,那么纯粹,那么易碎。
  夜,还是那么寂静。哭泣声慢慢溶化,满天繁星却眨出了泪花。
  夜里,千寻很难入睡,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但绝非痛苦。似乎有太多的东西需要去了解,作为妈妈,拥有一个与众不同的女儿。
  千圣乖乖地睡着了,千寻欣慰地搂住她。也许,这些并不是孩子的烦恼,可真正不会被忘记的是什么呢?
  夜深了,千寻发觉千圣在睡梦中低声啜泣。她的心又被刺痛了:
  “千圣,千圣——”千寻轻轻地摇了摇她。
  千圣睁开眼睛,近乎从挣扎中解脱出来。
  “做恶梦了吧?”
  “妈妈——”千圣紧紧抓住千寻的衣襟,“好可怕,好多坏人,还有推土机——小河——我在小河里,他们,把泥往我身上倒,好难受,我喘不过气来了——我害怕——”
  “小河,是琥珀川吗——”千寻心里一震,“这是白龙痛苦的回忆,难道在他女儿的身体里复苏了吗?”
  那条河已经消失了,永远,她不可能再见到,莫大的遗憾。只有在父亲留给她的隐约的回忆中,却再也不可能亲临往日的河川,那是她父母最初相见的地方——
  还好伤心只是稍稍触摸了一下女孩,不一会,她又在妈妈的怀里进入了梦乡。
  这一次,琥珀川静静地流淌,千圣伸手摸了摸水,柔软得就像那个名字。
  这是爸爸的小河,在秘密的心里永葆悠长的青春……
  当太阳爬上地平线,汤屋的田园沐浴着阳光,千寻坐在被褥上为千圣梳理头发。她的手指触到那柔软的棕色头发,心里一阵阵感动。
  千寻哼着一首歌,那是她小时后最喜欢的歌——永远同在。
  千寻听得入神了,尽管那声音充满稚气,但仿佛和她内心深处的某个声音在共鸣。
  可千圣中途停住了:“妈妈,爸爸什么时候才回来?”她转过头,“我要爸爸,我要她——”
  “他很快就会回来的,今天——”
  千圣低下头,伸出三个指头:“一,二——汤婆婆说我只能呆三天,明天一早要回去了,我——”
  “明天?怎么不早告诉我?”
  “妈妈你不知道吗?”
  “你从来没说过——那你怎么回去呢?”
  “她说,只要明天一早,走出隧道后,就回去了。”
  千寻沉默了一会儿:“别难过,等你爸爸回来以后,我们带你到桥的那头去玩。”
  “真的!太好了妈妈!”千圣笑了,“可是——”他好像还有什么心事,“能让爸爸早点儿回来吗?”
  “这不能急的——我下去一会儿,跟小铃说一声,你在着乖乖地,别到处乱跑好吗?”
  “好吧。”千圣不情愿的答道。
  待妈妈的脚步声听不见了,千圣四处张望,想出去。
  正在这是,隔壁传来了小孩的哭喊声,千圣悄悄探出头,轻轻溜出房间,穿过有镜子的走廊。
  那声音越来越近了。
 
    六年级:雪玫瑰

千与千寻白龙图片篇三:《千与千寻》续_3000字


  
  “我不能再过去了,千寻照原来的路走回去就可以了,可是绝对不能回头看,一直到走出隧道为止。”
  “你呢?你将来怎么样?”
  “我会跟汤婆婆商量,不再做她的弟子了。不要紧的,我已经找回自己的名字了,会回到原来的世界的。”
  “我们还会在那里相逢吗?”
  “一定会!”
  “一定喔!”
  “一定,你去吧,记得别回头喔。”
  千寻趴在窗前,手握那根紫色的发圈,望着湛蓝的天空,喃喃的念着:“白龙,你还好吗?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
  “千寻,你还在干什么啊?快下来,你的朋友们快来了!”妈妈在楼下喊道。
  “是,我马上就来。”千寻急急忙忙梳好头跑下楼去。
  “快去楼下迎接你的朋友们吧,不然就太失礼了!”妈妈给千寻理了理领子,“早点回来哦。”
  “知道了,我马上就回来!”千寻边说边跑出门外。
  天气真好,蓝蓝的天空、缀着几朵白云,连空气都那么清新。
  “恩……”千寻深呼吸一口气,跟那个地方一样清新的空气……
  “不知道那里怎么样了……”千寻坐在草地上,回想着那里的一切,“白龙、小玲、锅炉爷爷、坊、钱婆婆、无脸男……大家都还好吗?”千寻想到曾在神隐发生的一切,就有种莫名的想念……
  “千寻……千寻……你在哪里?”是伊藤原和田蔚慕锦焦急的声音。
  哎呀!忘记了自己是来接她们的了!千寻急急忙忙跑出草地:“我在这里!”
  ……
  “千寻,和你的朋友去房间玩吧。爸爸妈妈有事出去了啊,记得要乖乖待在家里,出去玩也要早点回来哦。爸爸妈妈会早点回来的。”妈妈在门口穿好鞋,对千寻笑了笑。
  “老婆,走了吧。千寻,我们走了。”爸爸在车子里探出头喊道。
  “是,我知道了。爸爸妈妈再见!”千寻站在门口,看见车子开出去,直到外面没有了一点声音后,才关上门。
  “千寻,你叫我们来是什么事情啊?”伊藤原看着千寻满脸的忧愁,很是担心地问。“啊,哦……那个……其实……也没什么……”千寻支支吾吾的样子,让田蔚慕锦着急死了,“哎呀千寻,你要说就快一点说啊,干什么慢吞吞的呢,是什么事情啊?”田蔚慕锦轻轻打了千寻一下,“真是的,千寻你这个样子,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是这样的……”千寻把在神隐发生的全部事情,都告诉了她们。“……就这样了。”千寻低下头,泪水顺着脸庞往下落,滴在手里的茶杯里。
  这样沉默了一会儿,伊藤原的眼睛睁得很大,一脸惊恐的样子:“世、世界上……真的,有、有鬼吗?”“千寻,不会是真的吧?会不会是你梦见的啊?”田蔚慕锦一副不大相信,满脸不在乎的样子。千寻苦笑着:“我还希望是梦见的呢,但是这是我亲身经历的事情啊。”
  又沉默了……
  “叮铃铃……”“啊!”伊藤原吓得尖叫起来,把千寻和田蔚慕锦也吓了一大跳。
  “伊藤,你怎么了?!”千寻一下子把伊藤抱住,不断安慰她“没事、没事”。“有、有、有声音……”伊藤吓得在千寻怀里发抖。田蔚慕锦听了一会,“是电话响了而已,我去接电话。”说罢,她便站起身去接。
  “呜……”伊藤捂住脸哭了起来,这胆小的妮子被吓哭了。
  千寻轻轻地拍着伊藤的背。
  “喂,您好。这里是荻野家。”听到对方的声音后,慕锦心里猛地一惊。
  一个苍老诡异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是小千吗…”
  “小……千?”慕锦的手不由自主地轻轻颤抖,转过身对着千寻说:“千寻……好像……是找你的。”千寻笑起来:“找我的你干嘛这么紧张啊。”她笑着接过电话,“你好,是……”听了电话那头的话,千寻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下巴微微发抖,手里的听筒滑落下去,眼神里透露出一丝恐慌。
  “千、千寻?”伊藤原露出紧张的神情,“白龙……白龙……”千寻用握着电话的手抹了抹滑落到下巴的眼泪。“你没事吧?是谁啊……”慕锦还没说完,千寻就扔下电话冲了出去。
  “千寻——”慕锦看着渐渐远去的背影,突然间明白了什么。伊藤原还没反应过来,慕锦已经拉着她的手,向千寻描述过的那条路跑去。
  千寻不顾一切地跑向那条幽静又熟悉的小路,因为电话那头,电话那头是——钱婆婆!
  “小千……你先不要急,听我说。”钱婆婆顿了顿,似乎在考虑要不要说什么事情。
  “白龙他…死了…”千寻愣住了,泪水像一股泉水似的,不由自主地滚滚而出。她深呼吸一口气,想让自己平静下来,可她自己都能感觉到她的声音在发抖。
  “小千,要救活白龙,只有靠你了。白龙没有完成汤婆婆给的任务,我妹妹那个女人,是想要那个根本找不到的戒指。那是她给白龙的最后一个任务……”钱婆婆似乎知道这件事的经过,千寻屏住呼吸,只要白龙还有一点希望,那她会不顾一切的去救他,即使是要再次进入那个令她终身难忘的地方。
  “婆婆,我该怎么做?”“到了就会知道的。孩子,婆婆的力量还不够救助白龙,只有靠你自己了。去找汤婆婆吧。有需要我的时候,我会知道的,记住,带好发圈。”钱婆婆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只有‘嘟嘟嘟……’的声音了。
  千寻擦掉泪水,冲了出去,手里攥着那根紫色的发圈。
  “白龙,等着我,我一定会救你的!”千寻冲了出去,她要去,去那他们相遇的小桥,去那个使她变坚强的地方;她要去,去救那个她等了很久的白龙!!
  “这里到底是哪里啊?”慕锦和小原追上了千寻,千寻的脚步也渐渐放慢了。四周很寂静,连一点风吹草动的声音都能听得清清楚楚。阳光透过树叶遮挡的缝隙,把零碎的光洒在地上。
  小原紧紧拉着千寻的手。她感觉到,每走一步,千寻都会紧张一点,她的额头上直冒冷汗,小原拿出手帕给千寻擦了擦。
  走了很久崎岖的小路,千寻像看见了什么似的,突然挣开小原的手向前方跑去。等到小原和慕锦气喘吁吁地追上她时,她们看见了面前的隧道。
  “你们……还是回去吧。”千寻站在隧道前看了看两位朋友,始终犹豫不决。她知道,进去神隐后,朋友们必定会跟她在一起帮汤婆婆工作,“你们不知道,那里太危险了。”千寻的眼神十分坚定,“我要去救白龙,求汤婆婆把他救活,是必须要工作的,你们……”千寻低下头,转过身,正要跨进隧道时,慕锦一把拉住了她。
  “千寻,我们是好朋友,我们不会丢下你一个人去那么危险的地方的!”千寻眉目紧蹙,似乎拿不定主意,她是真的不想让朋友受伤害。
  “没错,千寻。我们不会让你一个人去的。”虽然这个声音很小,但是很坚定。千寻还想说什么,慕锦不由分说,带头走进了那个隧道里。
  走在那个隧道里,千寻的心像里像打翻了五味瓶,复杂极了。说不出来,到底是紧张,还是激动,还是恐惧……
  周围黑漆漆的,时不时传来风“呼呼”的声音。
  千寻这样面无表情地走着,所有的喜怒哀乐都压在了心里,直到——看见了不远处的一缕阳光。
  她加快了脚步,慕锦拉着小原的手紧跟在后。
  到了出口,千寻停住了。
  还是那一片湛蓝的天,还是那一片翠绿的草地。风轻轻拂过,古老的建筑里传来“呜…”的声音。
  千寻望着这个地方出神。
  她们走过草地,互相搀着跨过那一堆堆乱石。台阶上还是那个全身长满青苔的石青蛙。
  千寻走上走后一节台阶后,就没有再继续走了——这里,就是她和白龙分手的地方。
  “一定哦。”
  “一定,你去吧,记得别回头哦。”
  …………
  “千寻,你没事吧?”小原看着千寻愣在那里。
  “哦,我没事。”千寻用手拭去滚下的泪珠,“走吧。”
  那条街还是空无一人,她不觉得惊奇了。
  “千寻,他们都是晚上才出来吗?”小原东张西望,没有看见一个人。
  “嗯。”看样子千寻不想多说话,小原是个善解人意的女孩子,她也没有再说什么了。
  千寻望着这里的一切,太熟悉太熟悉。
  走到了那座桥那里。
  桥对面还是那个豪华的油屋,大门敞开着,却没有看见人。
  和那天一样。
  桥底下传来汽笛声。
  慕锦和小原趴在扶手上往下看,隧道里出来一节电车。
  “电车?!”小原很惊奇。
  “是电车。”千寻走上桥。
  ……“你不可以来这里,快回去!”
  “天马上就要黑了,趁天黑之前快离开!”
  “灯光亮了,快一点!”
  “你快往河川那头走,我帮你拖延一下时间。”
  还是在这个地方,还是一模一样的场景。
  但是,他却没有出现。
  “白龙……我来了,我一定会救你的。”千寻和两个朋友站在桥上。
  她在等,等着天黑的时候。
  天空在短时间内变成了暗黄色,紧接着慢慢地黑了下来。
  油屋外的灯笼亮了起来,里面开始有了吵闹声。
  听到这动静,睡眼惺忪的千寻一下子清醒过来。
  “千寻,灯亮了,咱们要进去吗?”小原拉拉千寻的衣角,看着桥上渐渐来来往往的神明,慢慢感觉到了恐惧。
  “嗯……”千寻很激动,泪汪汪地看着这个地方,“跟我来,我们不能直接进去的。”说罢,她让慕锦和小原深呼吸一口气,带着她们飞快地跑过桥,穿到了油屋的院子里。
  慕锦和小原跟着千寻,千寻很顺利的下了楼梯,带她们到了锅炉室。
  千寻打开门,看见了正在忙碌的锅炉爷爷和一群小煤球。
  “叮、叮、叮!”锅炉爷爷的一只手拿着铁锤敲了敲,小煤球都放下了煤块回到了小洞窟里。
  “锅炉爷爷!”千寻刚走到锅炉爷爷旁边。
  “恩?”锅炉爷爷听到喊声,急忙转过头来一看,“是小千?!”锅炉爷爷很激动,他放下手中的工作,其中两只手扶住千寻的肩膀,不敢相信地问道。
  “是我,爷爷。我是小千!”千寻抱着锅炉爷爷,留下了眼泪。
  小煤球听到千寻的声音,都跑出来围着千寻又叫又跳。小原和慕锦站在一旁,一个煤球从小原的脚上跑过,吓得没有准备的小原叫出了声——“啊!”
  “摁?她们是谁?也是人类?”锅炉爷爷问千寻。
  “锅炉爷爷,她们是我的好朋友。伊藤原和田蔚慕锦。”千寻拉过她们,“她们是因为我才来的。”
  “对了,小千。汤婆婆好不容易放了你,你怎么又回来了?”锅炉爷爷扶了扶他的眼镜,很是不解。
  千寻低下头,抽泣着说:“爷爷,白龙他……”“白龙?对了!在你走后,他被汤婆婆叫去,没过多久就出去了,但是到现在我都还没看见他……”锅炉爷爷只知道这么一点,“你还要去找汤婆婆吗?你的朋友怎么办?”
  千寻皱着眉头,也在想这个问题,她不想让她们跟汤婆婆签约,但是她们很快会被发现的。
  “我看这样好了。”锅炉爷爷思考了一会,对千寻说道:“她们就先留在我这儿帮我工作吧,你去找汤婆婆问白龙的下落好了。”
  千寻转过头看看她们。小原和慕锦点了点头,表示愿意在这儿帮锅炉爷爷。
  “那好吧,锅炉爷爷,谢谢您!”千寻很有礼貌的给锅炉爷爷道了谢,和两个朋友拥抱了一下。
  就在这时,小柜子的门“吱——”地一声被打开了。
  “爷爷,今天怎么这么热闹啊……小千?!”小玲从门里钻出来,一眼就看见了站在一旁的千寻。眼睛一下子睁大了,手里的小桶‘啪’地一下掉到了地上。
  “小玲!”千寻扑过去抱住了小玲,眼里满是欣喜。
  “小千,你怎么会来这里啊?”千寻把事情的经过又一次讲述了。
  “我的天哪,你还真是大胆呐!”小玲又一次瞪大了眼睛,“你为了救白龙,居然不怕被汤婆婆杀死啊?”她摸摸小原的头,“话说回来,你的朋友该怎么办哪?”
  千寻还没张嘴,锅炉爷爷就先开口了:“我让这两个小女生在这里帮我的忙,不会被汤婆婆发现的。放心好了”
  千寻拉着幕锦和小原的手,低下头轻声说道:“对不起……你们要在这里待一段时间了……不过——”她抬起头,眼里含着泪水,却带着微笑:“不过——我一定会很快就回来的!”小原抱住千寻:“千寻,你一定要回来哦!”幕锦狠狠地捏了千寻的手:“你要是不平安回来,我一定不会饶了你的!”
  “小千,走了吧。汤婆婆现在还没回来,这可是一个调查的大好机会哦!”小玲在一旁催促道。
  千寻松开手,跟锅炉爷爷道了谢。跟着小玲进了门里。
  看到千寻,所有的妖怪都很惊奇。大家围着千寻问了许多问题。
  “小千,你怎么会回来了?”
  “小千,你回来找汤婆婆吗?”
  “笨啊,小千当然是回来找白先生的啦。”
  ……
  “小、小千。”父役原本高兴的脸上突然划过一丝忧伤。他支支吾吾地:“白先生……他……他已经受了重伤,快不行了……”
  什么!
  什么?
  千寻愣在那里。
  她缓过来,焦急地问“那白龙现在在哪里?”
  “这……他被汤婆婆关在一间屋子里,至于在哪里……我们都不知道啊。”父役很为难的说。
  其他的妖怪都跟着点了点头。
  “那怎样才能知道呢?”千寻沉思着。
  就在这时,汤屋突然剧烈地抖了起来。
  “咚、咚、咚……”声音由远至近。
  走廊转弯处,一个巨大的影子渐渐过来了。
  “小千!”是坊。“坊!”千寻抱住坊,“坊,你还是那么胖胖的啊,别吃太多的零食,不然会很胖很胖的……”坊拉着千寻的手很快乐的点点头。
  突然,千寻像想起了什么似的。脸上的快乐荡然无存,她放开坊。“坊,你能带我去找白龙吗?带我去找白龙吧!你一定知道他在哪里!”坊还是很快乐地笑着,“小千,先陪我玩吧!”他拉住千寻不让她走。
  “坊……”千寻急了,脸上的汗水顺着脸庞滴在地板上,想着白龙就快要不行了。一滴晶莹的泪珠滴在了坊肉呼呼的手上。
  “小千,你哭了!”坊惊呼,“小千不要哭,我带你去找白先生……婆婆快回来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坊拉着小千的手。
  “小心点,被汤婆婆发现了就完了!”小玲在身后对着他们喊了一句。“小玲没事的,我会救出白龙的。”望着千寻坚定的眼神,屋里所有的人,不,所有的妖怪都坚定不移地相信她的话。
  坊带着千寻进了电梯,有一个地方,除了汤婆婆只有他才知道。
  重庆市渝北区实验中学初二:任倩林
 

千与千寻白龙图片篇四:《千与千寻》读书感_1200字


  一直以来都很喜欢宫崎骏的漫画,每次看,心都是暖的,不知是留恋清简的剧情,还是迷恋少女时代的一颗心。
  在前不久又出了一部《千与千寻》看完之后很是感动,看完这次已经是第三遍。这部电影主要是写了一个十岁的小女孩:荻野千寻,和父母不经意竟间来到了一个小镇子,父母吃了镇上的东西,变成了猪。千寻吓了一跳,以为那不是自己的父母,开始喊着寻找父母。这时看到了许多“鬼影子”,到处都是,把千寻吓出了魂。千寻跑着跑着又跑到了一个河边。就在千寻绝望时,千寻的身体竟在慢慢的消失,这时出现了一个大约12岁的男孩,叫小白。让千寻吃下一颗红药丸。接着,男孩让他来到炉锅爷爷那儿,恳求他让他在那里工作,可爷爷并没有同意,这时,小玲出现了,爷爷说千寻是他的孙女,让小玲带他去汤婆婆那儿。汤婆婆也不同意,千寻再三恳求,汤婆婆才同意,她让小白照顾她。经历了许多事后,千寻渐渐地长大了。
  看完《千与千寻》,我一直没弄清楚那只无脸怪从哪里来。可要命的是,我对它念念不忘。千寻过桥时,一个黑影子,像个黑布袋,长了一张像白纸面具一样的脸,立在桥边。这个鬼魅一样的脸,目光追随着她,透出隐隐微笑。这个无脸怪,这个鬼,就飘啊飘。千寻到哪儿,它就飘到哪儿。
  它总是在离千寻三尺之外,静静地看着她,不说话。千寻在擦地板时倒脏水,拉开门,看到那只鬼怪在外面。论说千寻最初本是一个怕鬼讨厌鬼的娇气女孩子——最初她在这个奇怪的地方,第一天夜色降临时,她看到无数只“鬼影”飘来飘去,都吓坏了。可千寻却看到这个内向的鬼,说“我就不关门了”。这个好心的女孩子让这只害羞的鬼鼓足勇气从留的门缝里进了房间。千寻要去找热药水,但怎么说那个势利的青蛙也不肯给。无脸怪静静地躲在青蛙旁边,帮千寻巧妙偷热药水。无脸怪从黑黑的大袍子里伸出它那只像爪子一样的细手,小心地递到千寻面前。什么话也没有说,只等着千寻接受。千寻在洗那个大澡盆时,无脸怪还是跟着。它保持不远不近的距离,看着千寻。它最后走上来,怯怯地递上一把千寻梦寐以求的热药水的牌子——可以帮她减轻很多工作量。千寻惊讶极了,不肯收。无脸怪有点急了,更加使劲把热药水牌子往千寻手中塞。
  是的。我觉得无脸怪喜欢小千。
  人人都知道无脸怪有很多金子。可无脸怪却在无数的爱好者{看在钱的份上}面前,只走到千寻面前,伸出手,变出很多很多的金子。要知道,无脸怪逗别人上钩时,只变一两粒小金子,已经倾倒众生。可是,它居然变出一捧金子,满满的一捧。它那颗殷切的想要讨好而表达的心真是可爱极了。而且,它居然说不出什么话来。只憋急了,小声地说了简单的一句话:“我的金子,只给千寻。”后来因为无脸男找不到千寻,“大财主”大发雷霆,把这儿闹得一塌糊涂,连汤婆婆都哄不了。千寻一进去,无脸怪就乖乖地,在它自己摔得乌七八糟的食物里找出一盘还算完整的,怯怯地递过来,说:“你吃,这个很好吃。”然后,千寻居然拿出宝贵的苦丸子,来让无脸怪服下,以排出它那体中的毒与邪气。它吐出了所吃的三个人,去掉了暴戾的脾气。它最后又变作一个像帖了一张纸面具的软软的黑口袋,远远地跟着千寻。什么话也不说,只是恋恋地跟着。
  千寻上列车时,无脸怪也想跟着上。列车员问它是不是想走,它也不说话,只点点头。哈哈,它像一个知道自己做过了错事的孩子,有点怕受到责怪,但又忍不住跟着。那纯真而专一的心灵……
 
    江苏无锡宜兴市宜兴市陶城实验小学五年级:徐婧予

千与千寻白龙图片篇五:千与千寻 后续_700字

  千寻离开以后,白龙因为想念千寻,而去找汤婆婆,他说“汤婆婆我打算取消合同,回到千寻的身边,可以吗?”汤婆婆心想: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他走了,我这里怎么办?所以她对白龙说:你想回去也可以,不过你要把这瓶药喝下去!要不然,你知道的,嘿嘿。白龙以为这是真的所以没有怀疑,直接喝了下去,没想到他竟然把所有事情都忘得一干二净!原来汤婆婆给他喝的是“忘情水”后来锅炉爷爷看到白龙好像怪怪的,就问他以前的事情,没想到他竟然说:以前的什么事?锅炉爷爷就很纳闷,他想:白龙这是怎么了?以前的事一件也不记得了。
  锅炉爷爷就打电话给千寻,他说:千寻啊!你快来呀!白龙有一点问题,好像失忆了。千寻十分担心,就到了她和白龙分开的地方,一直往上走,很快就到了,她去锅炉爷爷那里,他告诉千寻是汤婆婆给白龙喝了“忘情水”只有“真诚之泪”可以救他千寻问他“真诚之泪”在哪他说在你的心里,只有你的真诚眼泪可以救她!主要是汤婆婆把他藏起来了,不知道把他藏到那里去了。正巧汤婆婆出去了,最起码要3天才回来!你可以去找“仿”可以喔!因为只有汤婆婆和仿知道,千寻找到仿了,仿说白龙在地下室,我带你们去,千寻说:谢谢,请你快点带我们去。在仿的带领下他们来到了地下室见到了白龙,千寻一下扑到了他的身上,他却好像从来没见过千寻一样,推开了她,千寻突然流下了眼泪正好落在了白龙身上,一下子白龙醒过来了,看见了千寻十分激动,两个人抱在一起失声痛哭,过了一会儿,他们站了起来准备离开时,汤婆婆突然回来了,看见他们特别生气就打算用魔法把他们关起来,没想到仿一在,她没有下手,千寻和白龙一起回到了现代,然后因为白龙没有地方住,所以一直住在千寻家。到他们25岁时就结婚了,从此以后他们一直幸福的生活着
 
    四年级:2878059779

千与千寻白龙图片篇六:《封存的过去》千与千寻千寻之结局6_3000字

  夜风贴着草地,因为下过雨而变成的海翻动着它的波涛。而这时正有一个白衣少年站在草岸边上吹着竹箫。一阵风吹过箫声和着风声,夹杂着一个女孩子的哭声。白龙寻着哭声一直走,在草岸的不远处,那个早上的女孩正在哭泣。
  “你在哭什么?”
  背后突然传来的声音,令女孩猛然回头,就落入了一片碧绿之中。是他,白先生?我还是第一次这么近地去看他的眼睛。好漂亮的眼睛啊!是那么清澈又深邃。“白先生?”她极力装出平静的样子,但语调分明带着哭腔。
  “你叫什么名字?”白龙平静又缓慢地在齿间吐出这几个字。
  “哈?”女孩却显得惊讶。每天公事一大堆的大忙人,白先生,竟然,记得我。
  “你不是听不见我说话吧?”白龙顺势坐在女孩身边。
  白先生他不但和我说话,还问我的名字。而且,他现在坐在我的身边。白龙的言行另女孩惊讶万分,又没有听清楚白龙说什么。“对不起,你刚才说什么?”
  “我问你的名字。”话语中多了一份因为要重复所说的话的烦厌。
  “湘……湘。”
  “是湘吗?这名字挺适合你的。”
  “……”湘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这时应该去招待客人!”白龙的眼神变得冷冰冰的。
  “我讨厌那里!眼前的一切是多么虚浮。那里的人都是为了钱而活。表面是五光十色的繁荣景象,而里面是一个黑暗的,利欲熏心的地方!没有爱,没有情,没有温暖,没有真心的笑容。繁荣却冰冷冷的地方,我鄙视它!”湘指着汤屋大骂。
  “我……也一样。”白龙听完湘的话,眼中冰冷褪尽,只剩下一片平静。
  湘转身惊讶地看着站在身后的少年。刚才,我没听错吧?汤婆婆的弟子,汤屋的第二负责人,我在汤屋里见过的人和妖之中可以称得上完美的白先生,他刚才说他也一样?
  看到湘惊讶的表情,白龙却不以为然。是的,他不仅鄙视,而且还憎恶。他似乎看穿了湘的内心,转身走回刚才站过的地方,淡然道:“你没有听错。我对它的感情和你,不,甚至比你更加鄙视,更加憎恶。但为了活命,为了自己心中的梦想,为了得到从一开始就拥有的东西。我把这么多仇恨隐藏起来,为了自己好好地活下去。”
  “……”湘张口结舌地看着白龙,她不相信此时的白龙竟然是如此憎恨这个地方,她只是呆呆地看着白龙,脑里回想着他的话。为了生存,为了梦想,为了想得到的东西,白先生一定为此付出了很多代价,做了很多违心的事,痛苦了很久。
  看着湘不语,白龙继续说:“你很像一个人。她也是怀着一种与世无争的感情来过这里。她的出现,另我的心苏醒,也带给这里一分纯洁,也是唯一的纯洁。你在哭,是因为你觉得自己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觉得自己很孤独无助。我说得对吗?”
  湘是聪明的,她恍然大悟,白先生口中的人……“是那个被叫做千的人类女孩吧。”
  白龙惊讶于湘的聪明,略微一笑,说:“是的。是她照亮了我心中的黑暗。”
  “我猜她一定是个重要的人,特别是对你而言。”
  白龙稍微顿了一顿,良久才点了点头。
  似乎是因为得到心中所想的答案,湘满意地笑了。“我该回去了。我会记着你的话的,白先生。”湘转身就走,还不忘向身后的白龙挥了挥手。
  “等等,湘!”白龙突然记起什么,快步追上湘。
  “放心,我不会把你今晚对我说的话说出去的。”湘莞尔一笑。
  “谢谢。”白龙心里舒了口气。
  “没什么别的事了吧,我要回去了。”湘转身向前走了几步,停下。其实她是有一个奢侈的要求。
  “怎么啦?”白龙看出了湘的异状,走上前去。
  “白先生,我们算是朋友吗?”湘小心翼翼地问,她好怕白龙会说“不”。
  “不!”白龙用铁定的语气说。
  湘觉得自己的心就要滴血。他救过自己,给予她和一般汤女不一样的态度,刚才在一起说了那么多的心底话。即使知道自己永远也不可能取代那叫“千”的人类女孩,但至少也可以做个朋友吧。可现在……湘冷冷地苦笑了一声,道:“湘没有自知之明,居然想和尊贵的白先生做朋友,真是太不自量力了。白先生就当没听见吧。”湘的话幽幽的,带着心碎的味道。那“尊贵”二字在白龙听来仿佛是一根刺,狠狠地扎在心上。自己一直没有朋友就是因为他的身份,太高不可攀,太高高在上,太遥远,可望而不可及:所以那些佣人才敬畏他,对他言听计从。若有一天,他不在是汤屋的白龙,也许他会拥有更多真心朋友。
  在白龙还在出神时,湘已经走远了。当他回过神来,湘已经不见了。但凭他的直觉,他知道湘还在。寻着湘遗留下的味道,白龙在草岸的一处隐蔽的地方找到了她。白龙放轻脚步,慢慢走进湘。湘在哭。
  “你又在哭啊!”白龙在她身旁蹲了下来。
  湘以为自己听错了,自嘲地说:“笨蛋,哭傻了么?白先生不会在这里的。”
  “我在啊!”白龙好笑地看着湘。
  “你,白先生!”湘惊讶地看着白龙,忽又冷言道:“你来这里干嘛?我又不是你的谁,你找我找到这里干嘛!”话毕还横了个“你烦不烦呀”的眼色给白龙。
  “我来带你走!”白龙二话不说就把湘用“空间转换术”带回到草岸上。
  “你干什么!”湘极力地想反抗,却被白龙用法术定住了身子,不能动弹。直到回到刚才自己问白龙可不可以和他做朋友时的地方,才解开法术。
  当白龙一解开发术,湘就立刻想逃,却不料被一只柔软白皙的手给捉住,脚步停了下来。湘在等,她知道白龙又要对她说什么了。难道他还以为没伤害自己够,还要案件重发吗?
  “你,真的那么想和我做朋友吗?”白龙的声音很软,似乎是在期望什么。
  湘听了白龙的话,心立刻软了下来,不在反抗,转身道:“是的。”
  白龙听了却不以为然,笑笑说:“没关系的,汤婆婆不会知道的。”可是真的不知道吗?白龙想起了昨天的事。
  一如往日,他让心被小风封印了以后,面无表情地去见汤婆婆。汤婆婆见到他的第一句话就带着浓重的杀意。“白龙,你应该知道什么是剥夺名字。”
  面对着汤婆婆奸狡又恶狠的话语,白龙的脸依然是如湖水般平静得波澜不惊。没有语调的话从口中不紧不慢地吐出:“知道。”他,白龙,汤婆婆的弟子怎么会不知道呢?剥夺名字,不是为了改变称呼,而是更好地控制人的心志。
  “我觉得你慢慢长大了啊。”汤婆婆出乎意料地感叹了一句。
  “你叫我过来不会只是说这些吧。”依然是冰冷冷的话。
  “长大了,确实不好调教了呢!白龙,你好像比以前越来越聪明了呢。”汤婆婆走近了白龙,那双奇丑的大眼睛充满邪恶。“你要清楚知道,只要你还活着,你还是我的弟子,契约还在进行的话。你的命就悬在我的手里。你只不过是我的工具,必须服服帖帖地听从我的话,受我的控制而已,没什么大本事。让你管理汤屋,也只不过是让你在这里有声望,有地位,更好地为我办事。说白了,你的身份也只不过是个被利用者。比起汤屋的人,级别高一些而已,别把自己放在很高的位置上,沾沾自喜。你现在有的一切,都是我给的,我随时都可以拿走。”汤婆婆一步步走近白龙,最后来到白龙跟前,把手放在白龙的胸口上。“你跟我签了约,你便是我的人。你的命从签约的那一刻起,就不再属于你了。所以,只要我在你的心脏这样一下——”说着,汤婆婆把她的手,不,应该是利爪,狠狠地刺进白龙的胸口上。白龙那波澜不惊的脸立刻痛苦得苍白起来,但他却是一句话也不说。“很痛吗?看你的脸色很不好啊!”汤婆婆带着讽刺的味道说。“放心,我没有刺得很深,因为你还有被我利用的价值。这样杀了你,太可惜了。”收回利爪,汤婆婆走到早已准备好的水盆旁,洗去一手的血。“这是给你的教训,上次的警告似乎没有用。现在没你的事了,你走吧。”汤婆婆慢悠悠地说。
  “是。”白龙捂着心一步步退下去。血在白龙的胸口迅速蔓延开来,凝结成一朵妖娆的花,一死亡命名,以生命为代价。活着,但随时会死亡,生命已不在自己的掌握之中。
  难道汤婆婆已经知道我偷走出去的事了吗?白龙担心的却是另一件事。
    六年级:2278110949

千与千寻白龙图片篇七:致千与千寻的一封信_600字


  千与千寻:
  你们好!
  我是你们的粉丝-汤洛琦。你们还在拍动漫吗?快停下来,和我一起走进我的家乡-周宁。
  家乡周宁,给我们留下了一处处奇丽的景观;家乡周宁,生活着许多勤劳朴素的我民;家乡周宁,美味的特色小吃,让人垂涎欲滴。今天呀,就让我为你介绍介绍周宁的奇丽景观之一-鲤鱼溪。
  鲤鱼溪位于浦源村中。前不久,被评为“AAAA级”风景区。因为这儿生活着一群群五彩缤纷的鲤鱼,所以,这儿被取名为鲤鱼溪。
  鲤鱼溪的溪水清澈见底,大大小小的鹅卵石满溪都是。一条条美丽的鲤鱼在水中快乐地嬉戏,有的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好像在讨论着什么;有的成群结队,在争抢食物,击起了一朵朵水花;有的在水中与你捉迷藏,露出了一个个小小的鱼脑袋。从没有一只鲤鱼独来独往,都热热闹闹的。村民们在水边洗菜洗衣,时不时,有条鲤鱼游过来,叼走一片菜叶,咬住一件衣服。这种不怕人的鲤鱼你见过吗?怪不得人们常用“人鱼同乐”来形容鲤鱼溪。
  “咚咚咚-”锣鼓声中,走来了一支队伍。老人们身穿传统服装,走到了“鱼冢”前。哦,又有一只鲤鱼死了。一个老人庄重地把鲤鱼的尸体放进“鱼冢”,端上了祭品,老人们默默地吟起葬文,死去的鲤鱼永远长眠在了“鱼冢”中,受村民们的保护。“鸳鸯树”挺立在一旁,守卫着“鱼冢”。
  小千,千寻,真希望你们能来周宁玩一玩!如果你们来了,我一定给你们当小导游,让你们吃遍周宁小吃,看遍周宁美景!我在周宁等着你们!周宁会欢迎你们!
  祝你们天天开心!
  你们的粉丝:汤洛琦
  2013年11月7日
 
    四年级:汤洛琦

千与千寻白龙图片篇八:《千与千寻》观后感_1200字

  昨天又重新回顾了一下《千与千寻》,看了一遍后才发现自己已是泪流满面。千寻只是一个与家人误入神明之地的普通小女孩,她在这一段成长路程中承受了太多超出年龄的事,她可以说是社会上每个人的缩影,遇事胆小,懒散,爱抱怨,大惊小怪。但不同的是,她为了救自己的父母,一路走来,抛下了自己的懦弱,无知等等的缺点,捡拾人类所丢弃的尊严,骄傲,勇气,以及爱。从两个小时的时间里,宫崎骏让我们看见了千寻的成长,那个遗失的世界中每个人的变化。从开头的一大段迷路过程,不难看出千寻父母其实从没认真听过千寻的意见。搬家,抄小路,直到走黑暗的通道,吃店里的食物,他们就像世间绝大多数的父母一样一意孤行,全然未觉身后还有一个弱小的身躯在无助地摇手,从未考虑过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是否也需要参考一下孩子的意见。但是,尽管如此,我们依然看见了千寻吃着馒头蜷起身体眼角滚落大滴大滴的泪,真真切切,不曾虚假。当一切归于喧嚣繁芜,当亘古绿色的风拂过草原,当他们回归人类世界时,我们却不得不接受那个现实,千寻作了那么多事情,一切却未曾更改,父母依然一无所知。这,是否是宫崎骏大师隐晦的讽刺?澡堂的汤婆婆为了让自己手下的人一直为她做事,不惜剥夺他们的名字,名字,一个被很多人淡忘的名词,很多人认为这只是个代号,证明自己的代号,是否想过如果没有了他,我们拿什么证明自己的存在?失去了名字,之前的一切都会忘却,千寻亦是如此,如果不是小白的帮助,千寻已经忘记了回家的路,小白自己都不记得自己是谁,但却一直记着千寻,大概这就是幼年时最纯洁的友谊了,影片的最后千寻明白了名字哦的意义,告诉了钱婆婆:“我的真名叫做千寻。”婆婆看着她,笑着说:“很好听的名字,要好好珍惜。”她望着眼前的这个小女孩,高兴地看到她已经学会长大。澡堂就像是社会的大染缸,有的人在其中寻找自我,千寻就是这样。也有人在其中迷失,好比无脸男,他原来只是很单纯的想要报恩,报答千寻给自己了一个栖身之所,但在澡堂里他学会了用金钱收买人心,千寻带走了了他,带他去寻找家。最后他在钱婆婆那里找到了自己真正的归宿。千寻的世界,是那样的美丽而恬淡,如同夏日阡陌里盛开的花朵一样自然。当白衣的少年化龙飞起,温和的风拂过耳畔;当青衣的少女乘龙腾空,发丝飞扬;那一刻我们曾那样坚定地相信。然而世界是这样无常,仿佛风云忽然间转变了方向,我们期盼过,等待过的画面如电车般悄然滑过平静的海面消失在远方。只听见白龙轻轻地摇头说,“小千,你要记住,千万不能回头,要一直向前走……”千万不要回头看,我们一定会再见的。就算五马分尸,我也会出来的。一定……会的……可是,真的会么?来时的路丝毫未变,叮咚的小溪哗啦流向天际,小路延伸过绿色的草原,不知情的父母在前方等待,结伴走过漆黑的隧道;尽头的光明逐渐显现,石像上爬满青苔……仿佛一个无暇的结局,可为什么心口仍然有根般刺隐隐的疼?那些呼啸的风声依然在耳畔,可是那个白衣的少年呢?懵懂的爱刚刚萌发,就如星辰般遗落在那个陌生的世界里。白衣黑发的少年微笑着,嘴角有着温和的幅度,消失在氤氲的雾气里了。生自安安,死亦碌碌,包围人类的永远是无解的未知世界。你摘下的小花,你遭遇的轻风,你踏过的长街——谁明白它们的本相?
    初一:魂王

千与千寻白龙图片篇九:千与千寻之千里寻你(第一卷)_1200字

  第一卷:镜中镜,水中花,一触即逝。
  第一章:搬家,对话
  “千寻,好了没有?要出发了哦!”妈妈的叫唤声响起,千寻手忙脚乱地拉好每一个包包的拉链,柃好包准备下楼,由于心中还是带着一丝不舍,回头看了看在这已经生活了六年的房间。
  忽然看见梳妆桌上的一根发带,黑色的,却是微微发着细小的光。千寻不由得一愣,放下身上沉重的包袱,走向前拿了起来,看着手中的发带,秀眉轻皱起,似乎在回忆些什么,却依旧没想起什么,这让千寻有些懊恼,直觉感到这根发带很重要,记忆中似乎缺散了一些东西。
  “千寻!你到底在做些什么?搬家公司的人要走了,你快点行吗?”妈妈的声音再一次响了起来,将千寻有些飘远的思绪扯了回来,千寻一听,急忙将发带放入口袋里,急匆匆拿着包包走下楼梯,道:“来了来了。”
  妈妈看着千寻身上背着的.提着的大包小包,不禁开口说:“千寻,你拿这么多包包做什么?将一些不要的东西放下好了,不然真的很累的。”
  千寻无所谓地笑了笑,说:“没事的妈妈,这些东西我都有用。”妈妈无可奈何,也就随了千寻去,自己先坐上了车。
  “千寻,快点,我们要在天黑前到。”爸爸摇下车窗对外面的千寻说。
  千寻点了点头,自己一个人将包包全放在了车内,只留下了一点位置刚刚够给自己休息。千寻看了看原本舒适的空间全被大包小包占了去,只留下了这么点位置留给自己,不禁叹了口气,坐好将车门关好,车子便启动了。
  一路上百般无聊,千寻一只手撑着下巴,倚着车门看着窗外转瞬即逝的形形色色,熟悉的,陌生的,认识的全因为车子的行驶而模糊不见。千寻咬了咬下唇,眼神微黯淡,当年,似乎也是这样的吧?
  “千寻?千寻,你有在听我的话吗?”妈妈转过头来,看着千寻发呆的样子,不免皱起了眉。
  千寻一愣,急忙答道:“妈妈,我有在听。”
  “这么说你愿意?”妈妈转回了头,看着前方。
  千寻一噎,什么愿意什么?
  妈妈早知如此,叹了一口气,略微有些失望,说:“千寻,妈妈和爸爸有事要做,回到以前生活的地方你先自己住着吧,要是有什么事情可以打电话给妈妈,或者是去向张婆婆说一说也可以。要事生活费不够了你就打个电话,妈妈会支入你的卡里。”
  “爸爸,妈妈,你们要去哪里?”千寻放在腿上的手紧紧握了握。
  妈妈揉了揉眉心,没有答话,倒是爸爸开口:“千寻,你要理解爸爸和妈妈,你已经是十六岁了,不会再像小时候那样依赖爸爸妈妈了,你只要记住,爸爸和妈妈所做的一切都是是为了我们这个家,更是为了你,明白了吗?”
  千寻扯了扯嘴角,喉咙有些苦涩道:“明白了。”
  爸爸满意的点点头,说:“就知道千寻是最懂事的。”便没有了言语。
  千寻双手环抱着脚,紧紧地闭了闭眼,是的,我明白。
    五年级:涂缘圆

千与千寻白龙图片篇十:夜者如歌——纪《千与千寻》_600字

  女孩无助的站在江边,她面前,一片开阔的江水,身后,灯火阑珊。
  白天轻巧跳过的石头连同青苔一起被江水淹没,身边的父母早已不在,夜,就这样毫无征兆的降临、、、、、
  江水渐渐没过脚踝,远处一艘船灯火通明,载满了妖怪。
  女孩狼狈的蹲踞在草丛间,无助的哭泣。
  如果说父母不在身边的恐惧是这无边的夜,那么那名叫白龙的少年就是黑夜中的光芒,温暖,且让人安心。
  他拉着千寻穿破黑夜,耐心叮嘱她如何在这世界生存下来,帮助她寻找父母,成为她在陌生世界的唯一依靠。
  “获野千寻?”钱婆婆挑了挑眉,高傲的宣布“从今往后,你就叫千。”
  白龙帮千寻找回名字,并细心叮嘱她不要忘记自己的名字,否则会一辈子回不去。
  如若一开始的千寻可以预见以后的种种,那她会不会从一开始就阻止父母?阻止这一切,千寻和白龙会不会依旧各自天涯,不再有交集,不再会有后来的苦涩,后来的悲欢离合?
  可千寻依旧按照时空的轨迹走了下去,因为这世界上,从来没有如果。
  "千寻,你可以走了"少年松开她的手,一如初见一般微笑着“记住回去的时候,别回头,一定不要回头”
  “那你呢?”
  “我回去跟婆婆说的,等她答应了,我就去找你”
  千寻点点头
  穿过狭长的隧道,久未见面的父母完好的站在她面前“小千,你怎么这么慢。这里什么也没有,快回去吧”
  父母笑容依旧那么慈祥,仿佛这段旅途只是午后梦魔,醒来之后,发现时钟指向的依旧是她睡着时的数字。
  罢了,千寻,也许这只是浮生一梦,梦醒后的世界,才是最重要的……
    初三:李心怡

本文来源:http://www.xjwk.net/banbao/242138.html

扩展阅读文章

推荐阅读文章

香蕉文库网 http://www.xjwk.net

Copyright © 2002-2018 . 香蕉文库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15013900号

Top